您现在的位置: 世知国际文化交流中心 >> 热点排行

新青年|马薇薇:二十岁不要想象三十岁的生活

2018/7/31 9:57:43  来源:新华网

很多人知道她,

是在她20多岁,

2003年参加国际大专辩论赛,

主力三辩,拿到冠军。

更多人记住她,

是在她30多岁,

《奇葩说》一炮而红,

凌厉迅猛,咄咄逼人。

她是贵州姑娘,

也是辩论老将。

20岁到30岁,

她当过老师,

也做过商人,

从来没有淡出辩论圈。

在传统辩论的没落中成长:

“现场一共10个人,

正反双方一共8个人,

一个主席,一个评审,

基本靠摇骰子定胜负。”

在化茧成蝶的归来里长大:

“信息过载时代里,

辩论的理性思维,

每个人都需要。”

人生转机看似不期而至,

只因有人原地念念不忘。

对她而言,

在20岁时的想象,

与30岁里的现实,

像是两极。

站在新青年讲台上,她说:

“二十岁不要想象三十岁的生活,

而是应该学会判断,

排除人生中不想要做的事。”

“理想不是凭空而来的,

凭空而来的是梦想。”

总有一天,

总有一件事,

让你愿意去做所有不喜欢的事,

那就是你找到了你的理想。

但30岁的你,

一定会感激20岁时,

拼命努力的自己。

“新青年”第4期

邀请到辩手

马薇薇

分享她的故事

《二十岁不要想象三十岁的生活》

演讲实录

大家好,我是马薇薇。

在我大概五六岁时,

我的人生梦想是当一个公共汽车售票员。

因为我出生在贵州安顺一个小工厂里,

每次进城大概要坐30到40分钟的公共汽车。

车上非常颠簸,一般都没有座。

有一个人永远有座,那就是售票员。

等我好不容易长大之后,

公共汽车改无人售票了。

我失去了我的人生定位。(观众笑)

中学时我又重新树立了我的人生理想:

当一个作家。

我并不是热爱文学,也不是热爱写作,

仅仅是不想工作。

我觉得作家很好,有了灵感在家叨一叨,

其他人会深受启发。

后来,报考大学时我发现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:

这世界上没有一个系,叫作家系。

我曾经咨询过中文系和新闻系,

但他们都不包一定能教出作家。

我说,那你们到底在干什么?

17岁时我爱上了一个男生,

他要考中山大学。

我说太好了,

我终于知道我要报什么大学了!

我喜欢的男生要报中大,

所以我就报了中大。

为什么报(中大)法律系呢,

并不是因为律政戏看多了,

完全是因为当时法学院分最高——

炫技!(观众笑)

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,

整个大学期间我都很迷茫,

不知道以后自己要做什么样的事、

成为什么样的人。

但我只知道一件事:

我不想成为什么样的人。

首先,我不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呢?

我不想成为一个早起的人。

大学时代有一件事情,我一直在坚持:

从来没有上过早上8点钟的课。

无论主修还是辅修,

绝不偏袒任何一个老师。

后来我遭了报应——

你(们)知道我明天早上几点就要起吗?

4点,因为要赶6点的飞机。

我很讨厌早起,

但最后做了一份早上需要起得非常早的工作。

我还不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呢?

我不要做一个需要跟人频密地搞人际关系的人。

我不希望跟人频繁地往来,

因为人的喜怒哀乐永远是不可揣测的。

你说不会啊,我们都是真诚待人的。

是吗?你们都是真诚待人的?

那是演技不好的问题。

我没想过,

自己居然变成一个要做复杂人际交往的人,

要做生意,还有一半在媒体圈——

或者你们认为是在在演艺圈。

其实没有,

所有的潜规则我都没遇到过,真的很遗憾。

所有你没想过,

并且你认为(自己)绝对不会做的事情,

如果你做了,

你觉得那会是什么原因?

那是因为你找到了你的理想。

什么是理想?

我认为是那件,

让你做你所有不想做的事情背后的最根本动机。

当你找到那个最根本动机的时候,

你就找到了理想。

理想不是凭空而来的,

凭空而来的是梦想。

那对于我来说,

我的理想是什么呢?

简单来说,我就是想推广辩论。

辩论本来就应该是普及大众的一项活动。

很多人说:

“我不喜欢打辩论赛,

你不要强行‘普及’给我。”

不是(让)说你去打辩论赛,

而是“辩论”这种思维模式。

辩论是一种什么思维模式?

就是把你分裂成三个人:

一个正方,一个是反方,一个是观众。

你心中最极端的想法A和最极端的想法B,

在激烈的互相碰撞、质疑乃至辱骂的过程中,

那个观众C得出了一个比较中立的答案。

这个时候你做事就会有什么?

理性。

我希望大家都能理性思考,

在微博上都能积极发言,

不轻易指责对方是傻子,

因为给别人带帽子是很容易的。

指出对方是傻子这并不难,

难的是论证对方是傻子。

我希望你们都有论证的能力。

我不觉得我获得了特别了不起的经验,

我只获得了一样东西,就是排除法。

什么叫排除法?

我不断地排除人生中不想要做的事,

突然发现有一件事情,

无论如何我都想做,

为了它其他事都能忍。

我们在生活中到底该怎么做呢?

很简单,做小事,从最小的事做起。

不要每天回家都想:

我的宏大理想是什么?

而是每天都在想:

一件事情我现在去做,烦不烦?去做。

又一件事情我去做,烦不烦?去做。

终于磨到有件事,你怎么做都不烦的时候,

那件事就是你的理想。

试试早起上课行不行?

试试考个研行不行?

试试打份工行不行?

把这些事都试到了之后,

一定能找到你最想要做的是什么。

 

新青年不是一代人,

而是另一种人。

在代际分明的时代里,

青年人更要找到自己真正的归属,

方能不畏前路,砥砺前行。

推荐演讲嘉宾请发送邮件至:

YouthTalks@qq.com

“新青年YouthTalks”

新华社创新项目

分享新时代的青年故事

— 新华社新青年工作室出品 —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